Site Loader

啪嗒一声。

只见潘大庆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弹簧刀,在林开和李文的面前晃了晃。

要是一般人遇见这种情况,肯定都被吓尿了。

李文也是个一般人,他的胆子也不大,如今被十几个人围在这客厅之中,潘大庆还拿着刀子对着他,他的心中未免有点儿慌张。

“跪下!”那瘦子此时也是大喝一声。

而李文被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到地上!

此时,李文只能用一种求助一般的眼神看着林开,他现在只能把希望全部押在林开身上了。

林开把李文护在自己的身后,看着潘大庆,道:“实话告诉吧,我这一次来,就来为我表弟报仇的。”

“现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说吧,们这些年犯的事儿。”

“说出来比让我查出来的结果要好很多哦!”

林开的话一出,全场又寂静了好几秒钟的时间。

随后,又是一阵大笑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被林开这句话给逗笑了,众人都笑疯了。

类型的丰富各有千秋

那瘦子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这个臭吊毛,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以为是谁啊?以为是条子啊?”

“再说了,这附近派出所的所长,跟我们潘哥可是好哥们儿,就算是个条子,那又怎么样?”

瘦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潘大庆也极为不屑的笑了出来:“呵呵呵,我看的年纪,只不过十八九岁而已,是李文的表哥?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以为会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为好人出头,伸张正义?”

“老子告诉,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所谓的正义,谁的拳头硬,才是道理!”

潘大庆一边儿大笑,一边儿像是训斥晚辈一样训斥林开。

林开是李文的表哥?潘大庆一眼就看出来了,不是,林开比李文还要小很多。

林开可能是李文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朋友,两个人一拍即合,要找他潘大庆算账。

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潘大庆可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想要知道我犯了什么事儿是吧?”

“老子实话告诉,小芳是我强奸的,李文家的五万块钱,也是老子抢走的,老子每天还赌博,吸毒,打的人超过三位数!”

“怎么?有本事抓我啊!”

“哈哈哈哈哈哈!”

哄堂大笑的笑声传来。

大笑过后,潘大庆的脸色冷了下来,挥了挥手,两人便按住了林开。

“小子,我知道是怎么想的,想要录音是吧?先不说的录音没有人会受理,的录音现在根本就带不出去!”

潘大庆冷笑一声,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果不其然,瘦子果然在林开的身上搜到了一根录音笔。

“这小子真的有录音笔!”瘦子惊呼一声。

潘大庆接过录音笔,看着林开,得意的笑了:“哈哈哈,两个吊毛,这种下三滥的招式,老子十年前就玩过了。”

“以为们很聪明?以为们是英雄?以为们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孤身进入贩毒组织当卧底?”

“我告诉,们就是两个吊毛!”

“狗屁不是的吊毛!”

“还想报仇?老子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按死们,们根本走不出这间屋子!”

“现在,乖乖跪下来,叫两声爷爷,我可以考虑放过们。”

潘大庆一边儿抽着烟,一边儿眯着眼睛说道。

周围的人也都冷眼看着林开和李文,眼神越加玩味。

跪下来叫爷爷?

林开笑了一声,看着潘大庆:“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啊,我刚才说的话,可不要当做耳旁风!”

潘大庆听了林开的话,不屑的笑了一声,眼神中也有些不耐烦:“他妈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老子让跪下!”

说罢,潘大庆拿着弹簧刀指着林开,一脸怒意。

而林开面对这把弹簧刀,不慌不忙,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看,听不懂人话的人是吧?”林开眯着眼睛笑道。

“他妈的,给老子打!”潘大庆终于怒了,一指林开,大吼道。

而潘大庆身边的十几个人此时一拥而上,就准备把林开拿下!

但是他们还没有走到林开的面前,便全部都停住了,只见他们步步后退,不敢靠近林开。

瘦子和潘大庆也都傻眼了,他们看到,林开的手中,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枪!

手枪正指着潘大庆的脑门。

这小子居然有枪!

当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林开歪了歪脑袋,看着潘大庆:“我给过机会了,但是自己不珍惜啊!”

“我操,真是条子?”潘大庆此时一脸不可思议。

这么年轻的警察?不应该啊!当潘大庆看到林开之后,便已经认定了林开不是什么警察。

因为他太年轻了。

众人也都被林开手中的那把枪给吓住了。

此时,瘦子眼珠子一转,说道:“潘哥,我看这小子手里的枪,怎么和村头小卖部里的那把玩具枪那么像呢?”

潘大庆闻言,定睛一看,确实啊,林开手中这把枪,和村头小卖部里的那把玩具枪简直一模一样!

他这么年轻,不可能是警察,那怎么解释他有枪?

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这小子在忽悠自己,他拿着一把玩具枪在吓唬自己!

当时潘大庆冷笑一声,把自己的脑袋顶在了林开的枪上,道:“我现在也给一个机会,有本事,开枪啊!”

林开看到如此猖狂的潘大庆,也是笑了,只见林开一把推开了潘大庆,随手就把枪丢到了潘大庆的手中。

“可以看看,这把枪到底是不是真的。”

潘大庆接过枪之后愣了一下,这枪沉甸甸的,貌似是真的啊!

潘大庆抽出弹匣看了一眼,当时浑身一个哆嗦,我操,全是子弹,真枪!

当时,整个客厅里的气氛再一次凝重了起来。

不过,众人再一次齐刷刷的看向了林开,这小子貌似是个傻叉吧?枪都能随便丢?还丢给自己的敌人?

当时,潘大庆拿枪指着林开,表情复杂的道:“枪是真枪,不过现在,这把枪是老子的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