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偷袭倒并没有遇见偷袭,暂时来说,眼前似乎也没什么危机,然而秦炎的脸上却露出几分震撼之意。

只见天空中,各种飞剑灵器漫天飞舞,放眼望去,尽是五颜六色的灵光互相追逐,爆裂声接连不断的传入耳朵,场面混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秦炎只是匆匆一扫,看到的人影就有数十道,若将距离拉向远处,很明显数量还要更多。

虽然场面十分的混乱,但你若留心,却发现其实并不难分辨。

这些修仙者明显分为两拨,距离自己较近的应该都是散修,与那些出身于中小仙门的弟子。

人数较多,但却是一群乌合之众。

而往前推进大约三十里,则是以百巧谷为首的,那些仙门大派的修士,他们人数少得多,但却遵守规矩,能够轻易的做到令行禁止。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些大仙门的修士,应该是先来到此地,所以占据着天时地利。

他们布下了一座巨大的阵法,将这方圆数十里的范围都给笼罩住,所有人都无法离去,显然打的是瓮中捉鳖的主意。

当然,这也包括秦炎自己。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事情比想象的要麻烦许多,原本他还想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去采摘紫丹果,只要得到了宝物,区区一些筑基期修仙者,谁又能够将自己挡住?

纯净美女你是幸福月光

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够不与这几大门派发生冲突,神不知鬼不觉便离开这是非之处。

可现在看来,却是自己将前景想象得太美好了。

瓮中捉鳖!

对方还真是用心歹毒,他们显然是不仅仅想要得到所有的金丹果,还想要将所有的散修都灭口。

如此没有证据,也就不给所有人包括古剑门口实。

秦炎好歹也做过一派长老,以他的聪明与经验,不难猜出对方此刻所使用的伎俩。

简单有效,但对散修却是大祸临头,自己如今显然也被卷入了危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的脸上不由得满是懊恼之意。

秦炎游目四顾,郁闷没有用途,当务之急是想办法,从对方所布下的阵法里冲出去。

见暂时没有人注意自己,秦炎悄悄施展了易容换形之术。

无他,形势所迫,一会儿说不定会与几大门派发生冲突,会不会大开杀戒不好说,但先变换一番容颜总是没错。

很快就完成了,看着前方的修士们打得如火如荼,秦炎心中却充满了疑惑,自己是无意间发现了几大门派的阴谋诡计,一不做二不休,为图谋紫丹果才来到此地。

但那些散修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他们中也有人同自己一样,发现了自对方的阴谋不稀奇,但人数绝不可能有这么多。

秦炎眉头微微皱在了一起,从里面他隐隐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

与此同时。

数十里开外,有一座小小的土山,高不过百丈,山上植被稀疏,景色也疏乏可陈,此时在山上站着五名修仙者,三男两女,每个人的身上皆散发出假丹修士才拥有的强大气息。

而五人身后还有二十余名修仙者,但每个人的脸上皆露出极为恭敬的神色,竟不敢与那五人对视。

五人中,尤以一身穿蓝袍的青年最引人注目。

说实话,他的衣着打扮十分普通,但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却与寻常修士截然不同。

容貌也说不上有何出奇,然而眉宇间,却散发出一股桀骜的气息,尤其是其双目之中,眸底深处,隐隐有金芒散发而出,就不知天生如此,还是与其修炼的功法有什么关系。

总之这绝不是一名普通的筑基。

孙遇凡,百巧谷二代弟子中的大师兄,百年难遇的修仙奇才,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他筑基时采用的是上古之时,都极为少见的五行筑基。

所以名字虽是遇凡,事实却恰好相反,他是真正的天才,修为之强,远在同阶之上。

甚至有传言,他曾在一对一的情况下,灭杀过金丹级别的修仙者。

所以虽不知真假如何,但放眼整个天星修仙界,就筑基修士来说,他绝对是实力排名前三的强者。

至于另外四人,名气虽不及他,但也分别是灵兽山,追云谷,水灵门与落荒宗天骄级别的人物。

此时五人看着那被笼罩在阵法中的散修,如同看砧板上的鱼,其中一身穿翠绿衣裙,身材高挑的女子嘴角边露出几分笑意:“这还多亏孙师兄,真是好筹谋,好算计,与其去一层,猎杀那些家伙,还要苦苦寻觅,不如故意放出消息,打草惊蛇,将他们引到这里,一网打尽,来得省时省力。”

“谁说不是?守株待兔原本就是最好的选择,这些散修以为,传送到二层后,出现的地点也是随机,还可以打金丹果的主意,却哪里料想得到,我们有师门赐下的重宝,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灵丹界的传送,别的做不到,却可以将他们都集中于此地,一个也别想有漏网之鱼。”

五人的脸上都露出计谋得逞的笑意。

其实他们的谋划远不止于此,只不过接下来的一些打算,倒也不用显露于人前,总之到目前为止进展一切顺利。

散修与那些小势力的弟子,如今都成了笼中鸟,网中鱼,一个也不用放过,这一次所有的金丹果,都会成为他们此行的囊中物。

想想就令人心情不错。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炎的脸色越发难看。

平心来说,眼前的阵法虽然了得,但以他堪比金丹的实力,硬闯出去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那样的话可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枪打出头鸟的事情,秦炎是不会做地,于是他没有忙着行动,而是又观察了一会儿。

情况不容乐观,散修人数占着优势,然而却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十成的实力也只发挥出三成而已,如此一来,别说将阵法打破,到时候不被对方给一锅端了,就算运气不错。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虽不知原故,但原本待在一层的散修,正不断的赶到这里,也就是说自己这边的人越来越多,如此一来也未必没有机会将阵法打破,脱困离开这危险之处。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