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巴西队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在上半场还未结束前就换上了一名替补门将。

镜头对准着迪达,人们看到,时隔五十年,巴西队又有一名黑人门将站在了世界杯的赛场上。

他足够优秀吗?

他足够机警吗?

他足够敏锐吗?

没有人能回答这些问题,球迷们只清楚,他足够黑!

巴西的球迷们都感到一阵不可思议,哪怕是即将跨世纪的新青年,都对他们这个新门将倍感担心。

苏珊娜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盯着球场上的罗纳尔多,她知道,外星人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就这么一下子,巴西队所有的进攻都缓了下来,中国队员也都得以喘口气。

换守门员不像换外场队员,有大把的机会可以适应赛场,并且容错几率也很高。

守门员可不一样!

守门员万一要是来个失误,战局或许立刻发生改变。

夏日纯美小女生

中国队已经爆冷小组赛出线,难道还要爆冷淘汰巴西?

就算是最疯狂的醉酒赌徒,也没想过中国队会踩在巴西人的尸体上晋级。

但几率是几率,现实是现实。尤其是在世界杯淘汰赛这样重要的阶段,哪怕是巴西队也马虎不得。

队员们放缓了进攻,加强了后场控球,迪达也尽快适应起场上节奏。

不一会儿,“哔”的一声哨响,上半场比赛结束。

在黄见翔有理有据的分析中,巴西队果然“放”中国队一马,以0比0接受了上半场的平局。

“良仔,你没事吧?”

“楚良,要是不行的话你也用不着死撑,身体要紧!”

一走下场,无论是队友还是教练都凑过来,一脸担心地劝慰道。

“嘶~~~”欧楚良揉着自己的肩头,他只是觉得有些别扭,但没感觉到疼。

“我还是…”欧楚良瞥了一眼看台上望着自己的球迷,突然收口道,“还是会更衣室再说吧。”

“好!”

白班长双手扒着护栏,眼巴巴地看着欧楚良再一次从自己面前经过。虽然对视了一眼,但根本没有产生臆想中的火花。

“楚良,你到底怎么样?”

塔雷法尔都下场了,欧楚良又怎么样?

一股哀愁笼罩在所有中国球迷心头,谁还有心思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就这样,白班长翘着脚,撑着护栏张望着欧楚良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球员通道。下一秒,白班长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在心底不住地祈祷着:“欧楚良,欧楚良,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呀!”

更衣室里,欧楚良脱光了上半身,露出来一身俊男羡慕,美女痴迷的腱子肉。而教练、队友和队医则把欧楚良团团围住,像参观稀有动物一样观察起来。

几十双眼睛在欧楚良身上来回打量,一名队医甚至还伸出手,按了按欧楚良肩膀上的一个小包。

“疼吗?”

这个小包也就手指肚那么大,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手指一按就被按了下去。等手指抬起来时,又重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欧楚良摇了摇头,除了感觉到队医粗糙的指纹以外,他还真没有“疼痛”的感觉。

“奇了怪了,那如果不是这里,为什么会觉得别扭呢?”

欧楚良把自己在球场中的感受如实相告,但队医左摸摸右瞧瞧,除了这个小包以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再加上经过几十分钟恢复,欧楚良的肩膀也不像之前撞到门柱那样通红。

如此一来,欧楚良的身体到底有没有恙,队医也说不准了。

“楚良,你好好想想,比赛中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感觉?比如移动时突然咯到哪了,又或者在扑救时哪里突然抽了一下?再要不就做出某种特定动作时肩膀感觉不流畅?”戚误生循循善诱道。

欧楚良扭了扭脖子,在众人面前练了遍第四套中学生广播体操。

“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呀!”说完,欧楚良也觉得不对劲儿,“诶!?之前那种别扭感咋没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人群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教、教练,欧哥觉得别扭是不是因为这个?”

众人循声望去,肇俊折通红着脸,颤巍巍地站在椅子前。

见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这个一直扮演“世界杯服务员”角色的最小球员也有些紧张起来。

“小肇,你刚刚说什么?”曲圣青作为辽足老大哥,率先开口给肇俊折解了围。

有曲圣青的话做引子,肇俊折说话也顺溜起来。

他一把抄起欧楚良的绑带、背心还有守门员外套,举到大家面前说道:“欧哥觉得别扭,是不是因为这些衣服的原因?”

“衣服的原因?”范大将军咂么一句,刚想反驳。但话到嘴边,却也闭上了嘴。

守门员的装备科不像他们外场球员,天气热的时候里面什么都不穿,天气冷的时候里面穿个小背心。

守门员无论春夏秋冬,在现有的门将服内部,还得穿上一套外人不知的装备。而且欧楚良还和德国、意大利、前苏联那些喜欢穿着超短裤衩守门的门将不同,欧楚良更喜欢穿长裤守门,并且里面还搭配了护膝。

腰腹绑带、紧身背心对欧楚良来说是标配,而且这套阿迪赞助的中国队服,本身就是双层料子。外场队员穿球衣的时候都有时候会搞乱弄混,更别说防护内容更多、材料更厚的守门员球服了。

更何况在欧楚良撞到门柱后,队医几乎是暴力拉开欧楚良的衣领,朝里面喷药。等他们下场后,三样四层装备自己产生一些小褶皱,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对敏感度极高的欧楚良来说,感觉到别扭也就说得过去了。

“楚良,真的是这样吗?”

听到戚误生的询问,欧楚良也不敢确定。

想了一下,还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如果是衣服问题的话,我觉得还是重新穿一遍比较好。”

“嗯好吧,那赶紧穿吧。”

在教练的催促下,李鉄帮助欧楚良一层又一层地缠紧绷带。然后欧楚良双手一伸,紧身背心也被套在他身上。等把背心拉齐之后,肇俊折又递过来整理好的球衣。

又是在队友的帮助下,欧楚良把球衣完完整整地套在身上,并且四周都拉齐,内外夹层什么的也都顺顺当当。

等到欧楚良穿好,又来回做了几个伸展运动,戚误生连忙问道:“楚良,这回感觉如何?”

“额…好像还真是球衣的问题啊。”欧楚良有些尴尬,“现在没什么感觉了,感觉还是挺顺畅的。”

“那就好,那就好啊!”

听到这,戚误生和拉德等人绷紧的脸终于融化,露出来久违的笑容。

“咱们的欧小国门没什么事,这就是一桩喜事啊!”戚误生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来来来,谨防万一,再给楚良的肩膀喷一圈云南白药,反正这玩意是赞助的,又不花钱!”

队医也不含糊,一边晃荡着喷雾罐,一边扯开欧楚良的衣领,对着肩头猛喷起来。

一阵喷雾过后,突然望见一旁欧楚良幽怨的双眼,不解地地问道:“欧楚良,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疼了?”

“不是!”欧楚良长叹一声,“这套衣服又得重新穿一次了!”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告诉我们,这十五分钟有可能是短暂的,也有可能是漫长的。

不少熬夜看球的球迷面前的花生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但也难掩心里的慌张。老球迷们面露沉重,一言不发;女球迷则是一脸的担心,不住的在男人耳旁问东问西,搞得两人都心烦意乱。

小榕在上厕所时回过头对老榕说道:“爸爸,欧楚良会没事的是么?”

老榕推了一把儿子,“超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

煎熬的十五分钟过去了,下半场,当双方队员重新出现在球场上时,中国球迷看台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哗!

哗!

哗!

伴随着“中国队加油”、“欧楚良加油”的喊叫声,不少球迷喜极而泣。

这一刻,不止是中国球迷,包括许副主席、拉伊奥拉、莫拉蒂、里皮、弗格森、穆里尼奥等人在内心头都是一轻。

经过15分钟的检查和商讨,中国队最终还决定让欧楚良继续出场比赛。那至少说明欧楚良应该是没什么大碍,想必中方教练组也不会蠢到以一个优秀球员前途为代价,让他继续带伤上场吧!

白班长抹着眼泪,冲着欧楚良的背影不住地挥手。刚刚走出球员通道时,欧楚良就是这样对她挥手。

当然,白班长身旁身后的球迷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双方下半场比赛马上开始,双方运动员已经在场地中各自的位置站好。”黄见翔的声音里又充满了激情。

“我们可以看到双方主教练在半场休息的时候都没有换人,我们最关心的小将欧楚良再一次出现在球迷的视野中。”

“看,此时镜头也给到了我们的小将欧楚良,他正站在新的球门前做着热身活动,至少从外表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欧楚良扭了扭肩头,对中圈的裁判挥了挥手。

“裁判吹哨了,下半场比赛正式开始!”

“电视机前的球迷朋友们大家凌晨好,这里是法兰西的王子公园体育场,目前为您转播的是第十六届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第二场,中国对阵巴西队的比赛下半场。”

“双方队员经过上半场45分钟较量打成0比0的平手,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

“虽然场面上看上去中国队比较被动,但是巴西队的主力门将塔法雷尔在上半场因伤被换下,这对巴西队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让我们来看一看下半场双方教练会不会有所调整,想出新的方法进行破局。”

“巴西队进攻…”

“桑帕约长传…”

“贝贝托!”

“把球挡给罗纳尔多…”

“一脚抽射!”

“噢~~~~”

在黄见翔突然变化的语调中,球迷们和黄见翔一齐,再次为中国队的防守捏了一把冷汗。

防不住,真的防不住啊!

这世界上,难道真的有人能阻止罗纳尔多射门???

嘭!

一声闷响。

欧楚良下半身交错,上半身前倾。双手抱在胸前,怀里多出一只黑白色的皮球。

正是刚刚被罗纳尔多踢出去的那只!

“射的太正了!”黄见翔摇着头,但嘴角却抑制不住的欣喜。

这世上或许没有人能阻止罗纳尔多射门,但却有人可以阻止罗纳尔多进球。

如果罗纳尔多终究会成为马拉多纳那样的球王,那么至少在这一刻,人们也同样愿意相信欧楚良会成为雅欣那样的门将!

下半场,经过扎加洛调教后的巴西队果然再次打起了进攻。中国队员也毫不示弱,一个个前赴后继,拼命防守。巴西队强大又流畅的进攻总是很容易就冲到中国队禁区前,甚至渗透进禁区内。

但却最终却总折是在临门一脚上,哪怕是罗纳尔多,也没办法短时间打破这个平衡。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谁能想到,全力进攻的四星巴西,竟然会卡在一个国际足坛名不见经传的二流球队面前。

比赛刚过一个小时,老帅扎加洛再也坐不住了。

“疯子,疯子,简直是一群疯子!”

望着场上抱着腿、面露痛苦的里瓦尔多,扎加洛恨不得冲过半场,和拉德进行一次真人PK。

到目前为止,裁判已经出示了8张黄牌。其中6张给了中国队,2张给了巴西。

如此高强度的比赛,犯规是常有的事。

甚至场上的李鉄、范大将军、张摁华、魏群等主力身上都背着一张黄牌。

这一次,将里瓦尔多铲倒在地的是李鉄和刚刚换上的姚下。姚下主动,李鉄“辅助”。

等两人堪堪爬起,看着四只近乎死鱼的眼神,主裁判在姚下的头上亮出来一张黄牌。

这已经是中国队本场比赛第七张黄牌了!

可队员们已经麻木了,李鉄的包菜脑袋四散,有的菜叶遮盖住眼睛,有的甚至迎风竖立。在看到自己躲过一劫后,李鉄的眼神中没有任何“劫后余生”的喜悦,或许对他来说,当他放铲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下场准备。

任谁都看得出,中国队想阻止巴西队进攻,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

在这一次次不计后果的铲断只后,换来的是巴西队的进攻延缓,以及里瓦尔多、桑帕约、邓加贝贝托等人的鲜血淋淋的小腿。

两个人铲断只换来一张黄牌,怎么算怎么划算。并且两人的联合铲断,可比一个人铲重得多了。

巴西队员申诉无果,最后只能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李鉄,似乎在警告他。

李鉄咧开嘴笑了笑,在巴西,他见过更多向他叫嚣的巴西人,但最后都被他踩在脚底。

仿佛间他又回到了健力宝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虽然接触不到巴西最顶层的联赛,但在健力宝那个年龄段,巴西以及周边的国家还真是胜少输多。

包括再到后来的世青赛,健力宝这一批小将已经向全世界证明了自己。

看到李鉄呆滞的目光和渗人的微笑,就连罗纳尔多也笑不出声了。

摄像机拉近,罗纳尔多俯下身把里瓦尔多扶起,全场球迷都看到了里瓦尔多球袜上被鞋钉扯开的破洞。破洞周围早已变成了红褐色,那曾是鲜血的颜色。

本场比赛,里瓦尔多是受到中国队照顾最多的球员。

通过对扎加洛的研究,拉德的战术意图就是切断4312中那个“1”和前面的“2”以及后面的“3”之间的联系。

这样一来,巴西队的大部分进攻都不是里瓦尔多促进的,更多是来自后腰人员的长传以及罗纳尔多和贝贝托的个人突破。这已经变相地削弱巴西队的进攻能力。

再加上队员们不留余地地拼抢,强如四星巴西,短时间内也没有攻破中国队的大门。

或许对巴西队来说,他们需要灵光一脚!

那必须是一记足以载入史册的射门,无论是华丽程度还是射门本身的质量,都足以让欧楚良反应不过来。

除此之外,巴西人或许也只能靠点球了。

但已经在小组赛有经验的中国队,哪还会轻易给巴西人点球?就算你倒下了,也得给你趁机拉起来!

“中国人在拼命!”罗纳尔多严肃道。

“我们也可以。”里瓦尔多吐了口吐沫,他心有不甘。

“我们不可以。”贝贝托在一旁摇着头,示意里瓦尔多不要激动。

得到贝贝托的提示,里瓦尔多双目连闪。极速转动几圈后,里瓦尔多终于低下头,和队友一齐朝中国队禁区走去。

贝贝托说的没错,中国队能拼,他们不能!

哪怕中国队11人身上都有黄牌,哪怕本场比赛红牌罚下去两个主力,对中国队来说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有机会把巴西队拼掉。

对中国队来说,在世界杯的每一场比赛,都是赚到!

如果中国队真的晋级了八强,哪怕八强比赛中上场的全都是替补队员,甚至凑不齐11人,这对中国队来说都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每一场都是最后一场!

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除了偶尔让巴西队踢出一脚并不爽利的射门以外,李鉄等人刚过中场就和巴西队拼个人仰马翻。

球前,卡洛斯寻找着气门芯的位置,然后摆在一个合适的角度上。

从皮球朝球门望去,虽然角度较正,但还是有些远,差不多有三十一二米的距离。

“哈哈,欧桑,又是卡洛斯的任意球,你们就等着完蛋吧!”

“为什么?”听到中田英寿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喘息,由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那可是卡洛斯,是卡洛斯啊,由美!”中田英寿突然狂性大发,站起身,双手举过头顶。

“由美,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最精彩的任意球是谁踢出来的吗?”

“是卡洛斯!”

不等由美回答,中田英寿的双眼中爆满血丝,满脸都是癫狂。

“就在去年的四国赛上,卡洛斯打出了一脚惊天弧线!”

“那是一粒无解的进球,哪怕是雅欣也守不住,更何况欧桑了!”

“哈哈哈,欧桑,这下看你还怎么守?啊哈哈哈哈!”

的确,这个任意球的位置和去年巴西对法国那场四国邀请赛中的任意球位置相仿,站在球前的又都是罗伯特.卡洛斯。

那一脚销魂的任意球至今都还回荡在球迷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现如今,全世界有多少人期盼着卡洛斯再踢出那样的一脚射门,全世界有多少球迷期盼着有一个门将,将那样的射门扑出!

狭小的房间里,充满了中田英寿的暴躁,他似乎一刻钟都等不及了,等不及看到卡洛斯轰破欧楚良球门的那一刻。

望着焦躁不安的中田,由美好奇地问道:“欧尼酱,这个大光头真的有这么厉害么?”

“我记得两年前,他在欧桑面前一个球也没进啊!”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