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莲花台附近的看客都被吸引了过去。

“云照庵的尼姑?”

众人惊呼一片。

十多名女僧,落地,朝着众人见礼,躬身。

“云照庵,贫尼无念,各位施主有礼了。”

云照庵无念法师的出现,让整个莲花台安静了下来。

天剑门有如此帮手……胜负便不好说了。

洛行空朝着无念拱手:“多谢法师出手相助。”

无念女法师,百年前成名,乃云照庵第一高手。

谁能想到,云照庵居然会选择帮助天剑门。

花无道转头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陆州,数道:“阁主。”

“知道了。”陆州继续闭着眼睛。

古香佳人尽显东方风韵

陆州又岂会没做好对方有帮手的心理准备。

而且,帮手还不止一个。

无念看了洛行空一眼,竖起手掌,轻轻念了一句佛咒,拂尘一甩。

洛行空脚下出现淡蓝色的光圈……若点点星辰之光。

“佛门的疗伤手段,慈航普度。”

洛行空大为感动,再次道:“多谢法师。”

无念点点头,转身看向明世因:“施主,贫尼远在阁楼中观察许久……天剑门已受到重创,魔天阁恃强凌弱,有失君子之风。”

呵呵。

明世因笑了起来,说道:“你跟我说什么君子,我又不是君子……我就恃强凌弱,怎么了?你不服,你要跟我打?”

说着,明世因抬头看了一眼师父。

我特么就喜欢这种狗仗人势的感觉。

“施主,言语何必如此粗鄙……常言道,公道自在人心,无风不起浪。贫尼实在看不下去,想跟施主论一论其中的道理。”

明世因白眼道:“又一个来讲大道理的。”

无念说道:“贫尼只想息事宁人,不想事态继续恶化。”

“刚才你怎么不出来,现在跑出来!护你的小情郎吗?”明世因笑道。

“你——”

无念是云照庵高手,被多少人敬畏称赞,岂能受此侮辱?

正要发怒——

“无念。”

两个字清晰入耳。

莲花台上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声音来自穿云飞辇。

众人循声望去。

陆州睁开了眼睛,缓缓起身,立于飞辇前方,负手俯瞰。

魔天阁的主人,世间第一大魔头,终于要出手了。

无念法师,微微抬头,苍老的脸上浮现一丝惊讶之色,随即道:“老施主。”

“你可认得本座?”陆州问道。

无念摇摇头,说道:“初次见面。”

“净言近来可好?”陆州说道。

“……老施主,认得家师?”无念心中一惊,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陆州叹息道:“教不严,师之惰。净言……怎么会有你这个是非不分的徒弟?”

“老施主何出此言?”无念说道。

“本座原以为,赐净言玉拂尘……她便安心修行,打理云照庵。可惜啊可惜……”

提到玉拂尘三个字。

无念脸色微变。

玉拂尘来自魔天阁?

看客们哗然。

看到无念脸色不太好看,洛行空连忙道:“不要被这老魔头蛊惑,法师助我……”

洛行空来到无念身前,抬头仰天喝道:“老魔头,你以为老夫会害怕?”

陆州环顾四周阁楼。

心中却在想,天剑门其他的帮手,躲在何处?

不出来吗?

“本座原以为,你身为天剑门前任门主,分得清是非黑白,能在这莲花台上吐出一番高论……本座甚是失望。”

陆州声音浑厚,缓和平静,“满嘴仁义道德,却屠人满门;自诩正道,却尽是粗鄙之语;到了现在,却依然不自知,历代天剑门主的脸,都被你这老匹夫丢尽!“

“你——”洛行空突然觉得胸闷至极。

尤其是当这话出自陆州之口的时候,更具杀伤力。

明世因补刀道:“殊不知……所有人都已把你当成笑柄……”

莲花台四周传来阵阵的笑声。

谁在乎你正不正道,名门与否?

他们只记得,洛长风干了为人所不齿的恶心事。

洛行空好像此时才听见,来自四周的冷笑……辱骂声……越来越难听。

有人高声道:“洛行空,枉你活了数百年岁月,你这样子,连人家徒弟都打不过,还要跟人家交手!真是不害臊!”

“这老贼太高看自己,老弱残躯,也只能在阵前狺狺狂吠……真是无耻至极!”

噗!

洛行空双眼瞪大,胸中的一口郁结之气,随着翻滚的气血,吐了出来。

“门主!”

“门主!”

天剑门的弟子纷纷围了上去。

洛行空眼珠子瞪得几乎要掉出来。

胸口剧烈起伏。

无念法师见状道:“阿弥陀佛,快快让开!”

天剑门弟子退后一步。

无念挥动玉拂尘,淡淡的蓝色光芒,落在了洛行空的身上!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明世因摇头道:“他这是怒火倒逼,慈航普度这么疗伤,只会让他死的更快!”

无念法师闻言,连忙收起玉拂尘。

身后十名尼姑,走了出来,环绕洛行空。

双掌合十,念诵经文。

“静心咒?”

明世因笑道,“老贼,别撑着了……何必呢?活着继续遭世人的唾骂?”

“你……你……你……”洛行空喘着大气。

“一死百了。不再有任何牵挂……听我一言,上路吧,反正你不可能斗得过我师父。”

“这样也好,你将会成为第一个被魔天阁气死的对手,很有面子。”

噗!!!

洛行空怒火攻心。

混乱的元气于经脉中爆裂。

顿时,气绝身亡!

头一歪,倒了下去。

场面安静了下来。

莲花台四周,鸦雀无声。

十名女尼姑也停止念诵静心咒。

看客们皆是一头雾水……

堂堂天剑门前任门主洛行空,就这么被气死了?

周围安静至极。

落针可闻。

陆州却听到了来者系统的1500点功德。

这等于被气死也算在魔天阁的头上。

陆州亦是没有想到,洛行空就这么气死了……

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恐怕要成为修行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

明世因一脸无辜地道:“都别看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好心劝一劝而已!”

“阿弥陀佛……恶语伤人六月寒,贫尼尽力了。”无念轻声叹息,转身,看向十名弟子,淡淡道,“回吧。”

陆州淡然开口:“你走不了。”

灯笔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