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冷涵现在虽已然是守备军中将军衔,入了军中许多年,但一直都是闲职。

自她觉醒开始,除了必要的训练之外,冷涵其实和绝大多数的荒野狩猎者没有任何区别,一直在荒野中与异兽厮杀。

危险的时候很多,被困荒野的时候也很多。

这也造成了她冷若冰山且极端暴力的性格,发起怒来,就是冷伯爵都照揍不误,连冷亲王都要陪着笑脸好言相劝。

这只揍遍外城区的冷暴龙,可谓是从小喝雪花,长大闯天涯,生猛的一塌糊涂。

所以,冷涵是吃过猫类异兽的肉的,或者说,只要能补充体力的,她在荒野上都往嘴里赛过。

它们的肉大多极为腥臊,味道酸涩难忍且通过各种处理方法也如同跗骨之蛆般挥之不尽,这点在荒野中的猫类异兽身上表现的尤为明显。

而林愁端上来的这碗龙虎斗,汤色清亮,微微浓稠,闻上去更像是一碗上好的久炖鸡汤或者鱼汤,那种肉类的甘甜气息挥散在空气中,香醇似酒。

透过清亮的汤汁,能看到黑色的木耳丝、颀长的蛇肉丝、微微粉色的狞猫肉丝、淡白色的榛鸡肉丝、金黄色的半鳄龙肚丝、银白色的鸡枞菌丝还有最不起眼的显得绵软无力堆聚在一起的陈皮细丝,尽皆一览无遗。

这些丝丝缕缕,随着汤汁轻轻荡漾,如同水中游鱼,争奇斗艳,整个汤碗中,仿佛形成了一个微小的水下世界,游鱼腾跃水草礁石宛然。

那漂浮在汤碗表面的脆炸蛇皮,就像是朽木一般,随波逐流,不知是不是错觉,冷涵仿佛觉得那些“朽木”,就是一只只静静蛰伏的饕餮巨鳄,沉浮间,似有似无的杀气在水面之下的“游鱼”间来回梭巡,蓄势待发,给予致命一击。

冷涵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最近是不是太过疲累了?一道菜都联想到杀气上去。

呼吸的节奏

林愁像是看穿了冷涵的想法,“猫肉之所以腥臊酸涩,是因其肉‘热’且‘燥’,通过适当材料加以中和便可完去除异味,至于蛇肉,就更加简单了,时间是它最大的敌人。”

冷涵点头。

用银匙舀一小勺汤汁,那微稠的汤汁在匙中隆起惊人饱满的弧度,紧密相连,居然是椭圆近乎浑圆。

轻轻一啜,一匙汤汁滚落口中,满口生香。

汤汁顺滑,各种细丝口感绵密却层次分明,细长软韧的是蛇肉,嫩滑的是狞猫肉,表面起伏的是油炸过的榛鸡丝,弹性十足的肯定是浸发的半鳄龙肚丝儿….

冷涵的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吃菜吃出这样的感觉,就像回到她还是个幼童时,那些触摸识物的益智游戏…

黄大山、冷涵、赵子玉,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都满是享受。

刚刚囫囵吞枣的老赵此刻忽然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是吃了一碗假的龙虎斗,不然怎他娘的在嘴里没有一点味道,也没有半分香气?

赵擎苍的表情冷若冰山,“林小子,你和老子说说,这狗屁龙虎斗,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林愁眼珠子转了转,“那个…”

“别想着整那些虚的忽悠老子,老子活了几百…咳,大半辈子,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就你小子这点道行,还是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林愁给赵擎苍倒上一杯五彩蛇王酒,做了个请的手势,“老赵,先听我说一个故事。”

“呵…”

老扒灰眯着眼,狞笑。

“大灾变前的上古时代,有一种传说。”

“传说世间的一切生灵皆可修炼成仙,而猫自然在其中,当然,那时的猫还不是异兽,它们每修炼二十年,就会多长出一条尾巴,等到有九条尾巴的时候,就算功德圆满了,连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让三分。

可是,这第九条尾巴却是极难修到的,当猫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会得到提示,帮助它的主人实现一个愿望,心愿完成后,会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仍是八尾。

这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死循环,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修炼到九条尾巴。

有一只很虔诚的猫,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也不知道帮多少人实现了愿望,但仍然是八条尾巴。

当然,它们并不是随意帮人实现愿望,仅限于第一任主人的后人。

它向佛祖抱怨,这样下去如何才能修炼得道?

佛祖只是笑而不答,它只得继续修炼。”

“有一天当它在暴风雨中回到它藏身的村庄,遇到一个少年被狼群围攻,以它的造化,当然不费吹灰之力地赶走了狼群,救下了这个少年。

之后它发现,这个少年是它第一位主人的后代。

按照规矩,它需要帮少年实现一个愿望,然后脱落一条尾巴再长出一条新的尾巴,继续它的死循环。

少年得知后当然是欣喜若狂,九尾猫的传说在当地不知流传了多少年,而自己何其有幸,竟然成为了八尾猫的主人,还有一个不论多奢侈都能够实现的愿望!”

都说认真的人是最有魅力的,而当一个人用极其真挚的口气为你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时,其魅力便会成倍增加。

正在喝汤的三人一边啜饮着汤汁,一边抬头,倾听着林愁的故事。

老赵嗤之以鼻,“这猫脑子里装的都是死老鼠么,为什么要帮人实现愿望,为什么要修成九尾?八条尾巴都能活个几百年,根本就是长生不老,潇潇洒洒的活上几千年,岂不快哉?”

小赵少爷央求道,“祖爷爷~你就听愁哥说完嘛!”

老赵赧然。

林愁微笑着继续说道,

“八尾猫问少年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时之间竟回答不出来,于是八尾猫变化成一只普通的猫咪,暂且跟少年回到了他家。

在之后的几天里,少年小心翼翼地与八尾相处,发现它的眼神里除了看透世事的淡然以外,竟还有些许悲哀。

当他知晓了死循环的秘密之后,竟然对这只神通广大的猫产生了怜悯的情绪。

终于有一天,八尾猫待得不耐烦了,便问少年到底有什么愿望。

少年想了想,问,‘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吗?’

八尾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少年接着一字一顿地说,‘那么,我的愿望就是,你能有九条尾巴。’”

“八尾猫愣住了,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它俯下身,舔了下少年的手,那是很温暖的感觉。

于是,八尾猫周身绽放着纯洁耀眼的白光,沐浴在白光中,它变了,它长出了最华丽的第九条尾巴。

所有人都会惊叹于它的美丽,白色如雪般的颀长毛发却有着漆黑如墨玉般的双眼,而且那漂浮的九条巨大的尾巴更加显的雍容华贵。”

“它变成了真正的九尾猫,超脱凡俗的存在,不必徘徊在世间,感受孤独和绝望。”

“啊!”

冷涵掩住嘴边的轻呼,眼眸流转,清冷中带着点点温润。

黄大山微微皱眉,沉默不语,小赵少爷干脆就红了眼眶,眼泪打转。

赵擎苍低头沉思了一会,眉头拧成硕大的疙瘩,

“所以他娘的这个…故事,到底和这龙虎斗有个卵的关系?”

我去你四舅姥爷的,**********,林愁心中疯狂问候赵擎苍的一切直系亲属。

要是打得过,林愁肯定会把老扒灰那张驴脸按在地上狂踩五百脚,然后耍上一整套的活尸擀面杖。

“祖爷爷…我….”

老赵摆手,“乖玉儿,等老子料理了这小兔崽子再说…”

赵子玉却直接凄惨的哭叫,“祖爷爷,我…我好疼啊…浑身都在疼….哇….救命啊….”

赵擎苍回头一看,赵子玉七窍都在流血鲜红的血液,整个人小小的身躯半漂浮在空中,剧烈抽搐着。

赵擎苍豁然回头,看向林愁,从牙缝里磨出几个字,“子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剥了你的皮!”

林愁从他的话音中能听出冰寒的杀意,他是认真的。

“赵爷爷,子玉他….这是血脉觉醒!”

赵子玉的胸前荡漾着如血般粘稠的红光,顷刻间变成了漩涡状,并飞快的扩大,冲天而起,无视屋顶的阻隔,径直冲上高空。

天空中,黄云涌动,狂雷闪电,嘶吼轰鸣,同样形成巨大的血红色漩涡。

一条细细的血线,由云层中的巨大漩涡笔直的连接着赵子玉的胸口处。

浓重的天威之下,就连赵擎苍也不得不退出十米开外。

这种时候,外人无法帮到赵子玉一丝一毫,只能袖手旁观。

赵擎苍捏着拳头,喀吧喀吧乱响,“玉儿,一定要挺过去啊,一定要…”

云层骤然一收,仿佛所有的能量尽皆凝聚在那道细细的血线中,径直垂落。

“轰!”

猛烈的冲击波直接将四人掀飞出去,锅碗瓢盆,一片狼藉。

赵擎苍哈哈大笑,畅快无比,“好,好啊,成了!”

“我赵家,有后矣!”

赵子玉小小的身躯不着寸缕,衣衫早已破碎,仰面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无比。

赵擎苍扒下自己的外衫罩在赵子玉身上,一脸的褶子中都透着红光。

“哈哈哈哈哈….”

山爷看了看赵子玉,再看看林愁,“那个…林老弟啊…”

“恩?”

“你别告诉我这是巧合,你就是这么说了,我也不会相信的。”

林愁想了想,说道,

“佛曰,猫命有九,系通、灵、静、正、觉、光、精、气、神。

通晓天地阴阳,灵机慧敏,静若处子,得正本心,觉四方变化,光色声香味触法,食日月星辰之精华,纳天地万物之灵气,方可神通自成。

此菜特效,名曰九命一心。”

山爷喃喃道,“九命一心…神通…自成….这,这TM分明说的就是血脉觉醒啊!”

随即瞳孔一缩,眼睛里居然带上了几分惊恐,不自觉的瞟向赵擎苍和他怀里的赵子玉,“林,林老弟…”

这TM根本就不是药膳,而是一颗足以让所有人粉身碎骨的雷云爆弹啊!

赵擎苍却像是没什么感觉似得,舔着脸笑道,

“那个,小林子…咳咳,林老弟啊,老子错了,老子刚才着急了,给你道歉,道歉,嘿嘿嘿…”

林愁微微一笑,轻声道,

“请你离开。”

赵擎苍凑上来,“那个小林啊,我…”

“现在,立刻,马上,慢走不送注意车!”

赵擎苍二话没说,悻悻的离去了。

冷涵深深的看了林愁一眼,微笑转身,随赵擎苍而去。

他们走后,黄大山一把扯住林愁,急切的说道,

“林老弟,你不要命了?你他娘的胆子怎么那么大,还敢这么跟他说话?万一…”

林愁上下扫了黄大山两眼,不怀好意的笑了,“要是论胆子,我可是拍马也不及山爷你万一啊。”

黄大山简直莫名其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这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啥意思。”

“山爷,你看这老家伙,难道不眼熟么?”

“…”

“唔,还记得,那天,你在小馆后院,扒了一个满身是血的老头的衣服,把他扔到后山去了么….后来有一声巨吼,还把一个狩猎者吓得尿了裤子。”

黄大山挠挠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这和他有啥关….”

山爷懵逼了,眼球差点蹦出眼眶。

“嗝喽!”

倒地。

林愁摇头苦笑,山爷这脑回路,难道都慢得都跟不上肌肉反应速度了么?

随手在两只风铃上刻好字,挂上了屋顶。

这时赤祇从屋外走了进来,“这就是你们部族所谓的血脉觉醒么?”

“对。”

赤祇皱眉不语,忽然道,“你们部族的人类,像刚才那个…男老人一样的强者,有多少?”

“不知道,对了,滚滚去哪了?”

赤祇低头走进后厨,“看早晨血神大人飞走的方向,应该是回祖山狩猎去了。”

林愁哦了一声,在小黑板上上写下,

“龙虎斗,四阶菜肴,每月1日限售一份,功效:大幅提高血脉觉醒几率。

食用前以纯净源晶溶液及魔植精华兑水沐浴三日,效果最佳。”

将小黑板丢在一边,林愁自己也端起一碗汤,慢慢品了起来。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