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目送刚刚哭灵的几人离去,小太监冷哼一声,回过头来示意那些拿着锤子和木钉的人围到棺材前,竟是要将棺材封死。

靳青原本还躺在棺材里面,闻着棺木散发出来的香气,顺便透过棺材中投进来的光,欣赏着“自己”的陪葬品。

忽然听到外面有动静,靳青下意识的抬头向光亮处望去,谁想却正好同正站在棺材外面听到响动往里看的,小太监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小太监原本是听见棺材里面有响动,想要检查一下里面是不是进了老鼠,谁想到老鼠没有看到,倒是看见了拿着陪葬挥来挥去的靳青。

看着靳青嘴角那抹诡异的笑,以及她忽然看向自己的视线,小太监这下顿时被吓得不轻,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靳青躺着的棺材喊道:“快快快,快将棺材钉死。”皇后娘娘诈尸了!

小太监此时心里十分苦逼,他可是亲眼看着皇后娘娘被高公公勒死的,也是他亲自带人将皇后娘娘的尸身装裹好的,可为什么这人在棺材里躺了三天又睁眼了呢!

一时间,小太监心里闪过无数种念头:诈尸还魂,怨气未消,恶鬼索命…

这时候,旁边一个拿着钉子的小太监则是赶紧放下手中的钉锤过去扶他。

却被他劈头盖脸的打了一巴掌:“快封棺啊!”这棺材上有高公公亲自找国师画的镇鬼符,只要一封上,任皇后娘娘变成什么都爬不出来。

小太监被打的有点懵,讷讷的向着他点了点头,随后拿起自己刚刚放下的钉锤招呼其他人就准备封棺。

靳青原本还在听着外面的动静,忽然见到自己的棺盖被盖上顿时有点懵,下意识的用手去推棺盖。

外面的人只看到棺盖在关上后竟然诡异的动了一下,顿时被吓得不轻。

清纯学生美眉明眸皓齿小清新

这时候,地上的小太监则是尖叫道:“压住,快压住,赶紧钉啊!”叫喊中嗓子里竟然有些破音,显然是被吓得不清。

几个小太监面面相觑了一下,心知不好。

随后,几个人立刻趴在了棺材上,将棺盖压住,拿着钉子钉了起来。

靳青刚刚试探性的推了一下棺盖后,还在暗暗的赞叹这棺材挺有分量了。

谁知没过多一会,她就听见外面开始往棺盖钉钉子的声音,靳青顿时心里一急:这么好的木头钉上眼可就不值钱了啊!

随后,靳青气沉丹田,双脚猛地向上一蹬,只听哗啦一声,棺材四分五裂了,里面的金银珠宝撒了一地。

刚刚压着棺材的小太监们则是被棺盖带飞了出去。

靳青长大了嘴,惊讶的看着自己原本想要带去做床板的棺材,以及刚刚掉到地上摔得稀碎的珠宝玉器顿时有些欲哭无泪,她的钱没有了!

而刚刚那些被带飞出去的小太监们,则是在大殿中摔得七荤八素的半天都爬不起来。

领头那个小太监在刚刚大家扑上去压棺材的时候,已经跑出了门同高奇卫报信去了。

大殿灵堂中,此时只剩下靳青一个人站在那,心疼的将洒落一地的陪葬品一件一件的捡到自己的储物袋中。

靳青正在独自品味这心碎的滋味,她刚刚还在研究那柄巨大的如意是金是银,可没有想到那东西居然是玉做的。

一想到那么大的一块玉被她无意识的举动摔得稀碎,靳青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个亿。

707透过意识海看着靳青此时忧郁的表情,不自觉的鼓了鼓身体:他家宿主真的是出息有限,都经过这么多世界了,竟还是这么喜欢这些破玩意。

终于,靳青将地上的东西都哗啦进了自己的储物袋,然后才站起身摸摸肚子:她饿了。

707在靳青的意识海里有种想要掀桌的冲动:为什么自家宿主就不能像别人家的宿主那样,高冷的不食人间烟火呢!

靳青站直身子,随后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灵堂中的巨大祭台上,那上边正摆放着烤好的猪牛羊三牲祭品,以及一些祭果。

由于是为了悼祭皇后所用,这三个动物都很小,而且现在也已经凉了。

听到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声,靳青一下子跳上了祭台,先抱起乳猪啃了起来。

由于已经供奉了两天,乳猪的外皮已经有点风干并且有一股子香灰的味道。

但是靳青却并不在意,而是抻长了脖子快速的吃了起来。

同时,靳青在心里感叹道:话说这宫中的厨子手艺还真的是不错,就连祭品都能做的这么好吃!

就在靳青将这乳猪啃了一大半的时候,旁边那几个晕倒的小太监也陆续的爬了起来,几个人站在灵堂的偏殿中有些发蒙,他们怎么想不起刚刚发生了什么!

正在这时,一个小太监指着正盘腿坐在祭台上玩命啃乳猪的靳青的背影尖叫一声:“皇后娘娘诈尸了!”然后白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其余的几个人怔怔的看着靳青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而靳青听见刚刚的响声抱着几乎被啃成骨架的乳猪回过头来。

看着几个小太监瞪大的眼睛,靳青不好意思的向着几个人一咧嘴:“我饿了!”

燕宇死后为了让她的面色看起了好看些,那些负责为她装裹的宫人们特地为她上了浓妆。

此时靳青一咧嘴,她原本就被画的红艳到像是要滴下血来的红唇,顿时犹如一张血盆大口将几个小太监吓得当场得了失心疯,癫狂吼叫着夺门逃窜而去。

由于高奇卫害怕有人发现燕宇是被自己勒死的,来送葬的人都只能远远的瞻仰燕宇的仪容。

因宫中的侍卫多是由贵族家的子弟担任,所以高奇卫无法确定这些人里面是否有对自己不忠的人。

故高奇卫早早便将所有人调开,并且下令,在燕宇停灵的地方除了哭灵的人以外,不允许其他任何人靠近。

在那个小太监将那几个哭灵的人打发走后,这大殿周围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因此,刚刚在这院子中发生的事情,竟是没有惊动任何人。

靳青的嘴咀嚼的飞快,没多一会时间便将祭台上的祭品吃了个精光,感受到吃到肚子里的食物都化成能量流向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靳青满足的拍拍自己的肚子:终于饱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