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穿着很轻飘飘的衣服。

听着温柔夸奖的话语。

偶尔害羞的,作着拉起裙子露出南瓜安裤的动作。

满脸红晕的鼓着脸品尝着红茶。

被聊着‘没有恋人?那么可爱还没有恋人吗?’这样,一直一直很直球又藏着隐隐约约话题的事情。

心情逐渐变成了舒适的,轻飘飘的,女孩子的样子。

可不对吧?老娘到底是什么了啊?江涵单手托腮,面露害羞的笑容,对着两位艺术家展露着弥漫雾气的眼眸。

“非常好,非常好,我能感受的到千百年来的冲劲,要冲出来了。”安洁莉特一点也不在意的说出了近乎是心生骚扰的话,片刻,她又很专业的说道,“但说实话,这是几个月之内没有做过的事情,可能会有点多。”

有点多?江涵保持笑容,装作没听见。

约瑟芬在旁边用画笔在安洁莉特的脸上划了一下,并作出了警告:

“你这是骚扰,百分之一百的骚扰,而且说的好像你已经好了一样。”

法兰西的美人鼓了下脸:

段筱葵清新靓丽

“不,准,好!”

安洁莉特偏过头,因为那天生的嘴看上去有点似笑非笑的感觉,而脸上的一道白色涂料的画笔痕迹略显滑稽。

片刻,她点点头,边伸出手放在约瑟芬的脖子上,边用飘忽的声音说道:

“哦。”

“喂!zutsapot!”约瑟芬用画笔打掉了安洁莉特的手,扁了扁嘴,还呸了一声。

她意识到声音有点大,看向江涵,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同时很歉意的单手提着裙子做了个提裙礼。

穿的跟贵族少女一样的江涵双手提裙,直着腰轻微点头,同时露出甜美的笑容。

……

……

江涵的模特工作,没有别的波折的完成了。除了时不时从安洁莉特嘴中吐露出来的土味情话……

譬如什么‘你是我的月光’,‘不要惊慌,别害怕一个对你顶礼膜拜的痴情种’,‘我有点抑郁,假如画完的话,今天和你的时光就结束了’,‘魔女有三个月亮,可我只有一个,是你’。

由于太土,太直,江涵程都是脸红的状态。

安洁莉特那副另类面瘫的样子,看上去也确实要比一些表情丰富的女人要有趣的多……譬如说克拉肯,又或是说正在办公的克拉肯,总之,比在办公的人要有趣很多。

约瑟芬也是情话高手,还不是那种玩土味的,会不经意间来一句那种‘你比我画的漂亮’或是‘别对我笑了啊,我并不想就此失态’。

“唉……魔女的世界好女人真的多啊……”江涵站在家门口,双手捧脸,当然,片刻后就醒悟过来:“不对,魔女没有好女人,都是坏女人,要醒过来啊江涵。”

在她这样纠结的时候,家门突兀的打开了。

门内是一个黑发蓝瞳的少女,巴掌大的瓜子脸是她的特色,而身高居然比江涵要稍微矮一点点,可爱的脸上挂着惊讶的神情。

你是谁?你怎么在我家里面?江涵下意识的就抓住了自己的法杖。

假如是小偷的话,尽可能保证对方存活的可能性下手吧……一般来说,魔女的小偷的话,应该是那种魔力不高,会的魔法不多,纯粹是为了刺激去行动的家伙!

这种人,也是有的!

因为魔女的物质生活一般是富裕,或者说留有余裕的,即使是弱魔女混个每日三餐,四菜一汤的待遇也非常非常的简单,所以魔女的小偷一般都是出于‘感兴趣’才这样做的。而这类型的小偷魔女,实力不会强,即使是江涵也可以非常有容错率的拿下。

来吧,小偷小姐!老娘准备好啦!虽然还穿着这套贵族小姐的衣服,虽然是刚刚被赠送了衣服的状态,但!准备好了!我随时准备好了乌拉一声的喊出来,使用7.62步枪弹徒手拍入敌人身体,徒手拍爆!

她已经握紧了法杖,就等面前这个一脸错愕的魔女小姐喊出一个咒语,就下手!(合法自卫权)

小偷小姐表情惊愕之后,变得惊喜起来,用着一种软绵绵就好像飘起来,高音无止境的声音喊道:

“堂姐!你是江涵堂姐吧!”

“诶!”江涵应了一声,把下意识举起来一点的法杖往下一压,装作是少女的雨伞之类的东西拄着,挂上亲切的笑容,“诶,那个……”

这位比江涵矮一点的可爱少女挥舞着右手,用着很不妙的超兴奋地语气说道:

“我是你堂妹啊,江妙!”

江……江涵抓了抓脸:

“喵?”

“是妙啦,妙趣屋的妙!”江妙这样说道。

一般人不会说‘妙趣屋的妙’吧?江涵很老实的点点头打招呼道:

“啊,堂妹啦,今天怎么过来了?”

她有点记起来了,江妙就是传闻中‘比你还矮哦’的那个‘哦的表妹或堂妹’,仔细的去看一眼的话,确实是要矮的,再加上江涵现在穿的圆头小礼鞋是带矮跟的……

不妙啊……不不不,太‘妙’啦,这,这就是久违的从高处俯瞰别人的感觉吗?

江妙在她注视中,活力非常的蹦了一下,右手又空挥了一下:

“是这样的!我们的北中学校,闹龙灾啦!一整个折叠空间都是各种各样奇怪的龙,所以啊,学校让我们赶紧去别的有协议接收学生的学校避难的!我们学校原址,已经变成了超罕见的,超级超级稀有的秋季猎龙区,大概是这学期回不去了!”

“所以呀,我干脆一怒之下,和妈妈说啦,来南城投靠我亲戚的亲戚的亲戚,也就是江萱女士啦,你妈人超好的,说是让我和贞铃一起住一间房!”

呜啊……真的是任性的魔女啊,因为闹龙灾了干脆转化为了猎场……江涵带着法杖,还是有点懵的跟进了门,顺手乖乖的把屋门管好。

这才注意到了江妙的打扮,已经是穿着毛绒拖鞋,活力四射的毛绒超短睡裤,还有无袖的睡衣,以及裹着睡袍的状态。

同时,江涵也才刚刚记起来,北中,好像就是这个世界京城的称呼。具体来的话,就是北中要比原来的京城更靠北一点,而南城则在差不多广东地区沿海的那片区域,这可是超远的啊!

如果说以前世的说法的话,开车得要三四天,坐飞机也得四个多小时的样子。

居然一言不合就跑过来了……真的是乱来啊,魔女……江涵边这样想,边对着从血缘关系计算隔了差不多6代系谱外,已经是可以结婚允许的堂妹问道:

“你是做云道列车过来的吗?”

“我是学生哦。”江妙发出轻飘飘的声音。

“诶?”江涵跟不上她的思路,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有点年纪的魔女!

江妙回过头,笑容大大的:

“意思是,我没钱啦!而且零花钱,部用来买魔力莎草纸了!所以啊,我买不起云道列车的票,偷偷用了妈妈的扫帚,一路飞过来的。”

飞过来的!比我想象的还要乱来……江涵不禁发出了被吓到的声音:

“咦!”

“哈哈,没事哒没事的!”江妙以着轻飘飘和自然熟的姿势,反过来将江涵拖进了客厅,“我去年才和朋友环球旅游过啦,骑着扫帚,从广西那边,一路横穿中国,穿过海洋,顺着太平洋上空洋流,一路的,一路的,小心翼翼的,小心翼翼的抵达了美利坚,品尝了当地的特色食品,还有关上了超大的爱之花宫后,通过北美线,避开欧洲线,回到了国内。”

更加乱来了啊……江涵努力回忆了一下魔女的杂志杂谈,想起来了,似乎这种魔女被叫做‘风飘魔女’(非龙)。

骑着大概比一般扫帚长一倍的大扫帚,上面挂着萤火虫提灯,以及风标,在扫帚尾部挂着提灯式的帐篷,里面放着足够吃一个多月的食物与饮品,随心所欲的拿着球哪里都能去的护照旅游。

总的来说,有种随风飘散的感觉?

幻化成风的魔女。

呼哈……总有种能够作为主题曲唱出来的感觉吧?江涵现在已经逐渐地找到了江妙的节奏,顺应着对方的调子,以大姐姐的态度说道:

“旅游啊,南城也不会让你失望的哦,有很多很多好看的景点……跟姐姐说的话,我会带你去玩的!”

“好诶!”江妙愉快的哼着,溜进了客厅,很大声的和站在客厅门口的江贞铃小同志喊道,“你姐姐要带我出去玩哦!”

江贞铃同志明显,和自己姐姐一样有点应付不了这么热情的家伙,就挂着营业式的笑容说道:

“好的哦,那个,花园里还养着冰熊,你要去看吗?”

“呜哦!虽然听说过你姐姐的魔力很强,但养冰熊这种事……”江妙歪头思考了下,很认真很认真的说道:“难以想象,所以我要看,就在花园对吧?”

“嗯……是的,你只要把喂熊的篮子拿着,它就不会攻击你的……”江贞铃好不容易的把江妙打发到了花园里,又看向姐姐,片刻后表情有点复杂的说道,“……唔,呕,姐,你真别那样说话,那样不适合你,好恶心。”

亲妹妹!江涵瞪大眼睛,猛吸了一口气,单手叉着腰说道:

“也没有到恶心的地步吧!”

贞铃小同志很诚恳的说道:

“不,是因为你平时太可爱了,实话实说,太可爱了,所以做出这种大姐姐的样子……唔,实在是,反差感太大,就像是天使突然变成了鹅头鸡身还长着蝙蝠翅膀的东西,请千万不要这样做了。”

你这家伙,想象力这么可怕的吗……江涵被震撼了,也被妹妹的漂亮话给撩到了:

“……唔,唔,好啦!以后不做啦,真是的,别人家的妹妹就很好。”

她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撸着自己垂放在胸前的辫子。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