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宋牧阳说的很诚恳,商量中还带着几分恳求的意味。并没有因为自己是黄金强者端着架子。

高玄却不喜欢他这种低姿态。放低姿态并不是讨好他,而是宋牧阳自觉高人一等,这才放低姿态摆出平等的样子。

刻意放低姿态的本身,其实已经表明了宋牧阳对高玄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高玄并没有回应宋牧阳,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龙胆酒。

宋牧阳微微一笑说:“兄弟,你天资绝世,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云熙快毕业了,错过今年就再没机会了。这一次又是我们主场……”

在宋牧阳看来,高玄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他这种底层出身的天才,其实不需要总冠军这个称号。金牛大学也没资格当这个总冠军。

高玄非要争夺总冠军,立即就会成为众多豪门大敌。他再有天分,也难以活着离开太微星。

宋牧阳并没有讲这些,他觉得高玄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这些道理。他也不想让高玄觉得他在威胁什么。

高玄外貌英俊无俦,气质潇洒超凡,剑法天赋更是绝世。说话又风趣幽默。

说实话,宋牧阳对高玄真的很欣赏。也愿意和高玄交朋友。

要不是总冠军关系重大,他也不会亲自和高玄谈这些。

宋牧阳也能理解高玄,这种事情换谁也不会舒服。但他相信高玄是聪明人,能明白他的善意,更会接受他的善意。

游泳馆清纯美女出水芙蓉照

“我知道兄弟是身家千亿的富豪,又是少将军衔,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现在就缺个响彻联盟的名头……”

宋牧阳叹气说:“只是总冠军的情况非常复杂。兄弟你拿了总冠军有害无益。”

他顿了下又豪气的说:“兄弟,你想要什么只管说话。黄金级秘法?黄金级的奇物?只要我能力范围之内,我绝不还价。”

高玄也笑了:“宋大哥真豪爽。”

宋牧阳看着高玄认真的说:“兄弟,我不是虚言客套,更不是开玩笑。”

高玄点点头:“我明白。”

他收敛笑容正色说:“宋大哥这么坦诚,我就直说吧。总冠军我势在必得。”

宋牧阳有点意外,高玄拒绝拒绝了他的提议?高玄难道不明白拒绝意味着什么?

宋牧阳到没急着发怒,他苦笑说:“兄弟,你这答案可太让我为难了。”

他想了下说:“我能问问,你非要拿总冠军的理由么?”

“为了梦想吧。”

高玄拿总冠军的理由非常复杂,他也不会对任何人解释这些。

归纳起来,总归还可以说是为了梦想。也不算骗宋牧阳。

宋牧阳看着高玄闭着眼睛的脸,高玄表情平静如水,既不激动也不愤怒。

这种平静自然,就像大家在讨论一会去哪吃夜宵,无关紧要不值一提。

宋牧阳到有点佩服高玄的城府了,一个十九岁少年,心就有海川之深。无怪能有如此惊人修为。

但是,高玄也太自信了。他可能还不明白,黄金血脉世家有多大的能量。

“兄弟,你前途无量,下一届拿总冠军也没问题。”

宋牧阳还想再劝,却被高玄打断了:“宋大哥、话都说清楚了,再说下去就太俗气了。何必如此。“

宋牧阳呆了才哑然失笑:“好吧,是我俗气了。罚酒罚酒。”

他还真端起酒杯连喝了三杯自罚。

高玄也端起酒杯:“宋大哥,我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我陪你一杯。”

宋牧阳和高玄碰了杯:“兄弟就是洒脱,我远远不及。佩服。”

两人频频举杯,也让刘魄等人侧目。

刘魄这些人都是绝顶聪明之辈,虽然不知道两人说的什么,可看他们状态,显然是在说正事。而且,没谈拢。

高玄和宋牧阳都没表现什么特别情绪,但是两人的微妙反应却瞒不过别人。

刘魄装作不经意的看了一旁的宋云熙一眼,没猜错的话,双方谈的应该是总冠军的事情。

当然,也有可能是想招高玄入赘宋家。

高玄一剑击败元无限,各大黄金血脉世家都对高玄有了浓厚兴趣。这样的天才收入自家,一定能优化下一代的基因。

刘魄甚至也接到家里的通讯,让他好好观察高玄。

如果有机会,可以把高玄带回家。

刘家这么大,总能找到和高玄匹配的适龄女子。

刘魄觉得家里想的太多了,他和高玄谈了几句就知道一件事,高玄这人看着开朗亲和,骨子里却桀骜张扬。

这样性格的天才,可不好摆弄。

宋云熙也发现情况不太妙,她有点担心看向的宋牧阳。她渴望拿到总冠军,却不希望和高玄发生冲突。

她不是说爱上高玄了,只是高玄太英俊了,她真的很欣赏很喜欢。

高玄这会也没心情再待下去,他站起身对众人说:“抱歉,有事先走了。诸位,有时间下次再聚。”

他对众人微微一点头,洒然转身离去。

看到高玄离去的背影,宋牧阳眼神逐渐冰冷。

其他人也都感觉到气氛不对,刘魄干笑一声:“龙胆酒有点太冲了,再待下去要出丑了。宋大哥,我也先走一步……”

宋牧阳没好气的说:“先走可以,记得买单。”

刘魄急忙摆手:“都说好我做东,我可不是那种逃单的人。”

两人说笑了两句,气氛至少没那么沉闷压抑了。

宋菲和秦蓉看到情况不对,也都跟着告辞。周和也跟着刘魄一起走了。

最后,就只有宋云熙和宋牧阳留下没走。

宋云熙看到外人都走了,她来到宋牧阳对面坐下:“大哥,谈崩了?”

“他不同意。”

宋牧阳有点郁闷,他端起酒壶对着咕咚咕咚痛饮了一大口,这才满足的吐出了一口酒气。

宋云熙很不解:“我看高玄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谁知道。”

宋牧阳摇摇头,他不知道高玄怎么想的。高玄就是一定要拿总冠军,探讨他怎么想没多少意义。

宋云熙也叹气:“那我们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宋牧阳反问。

“啊?”

宋云熙有点意外,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她迟疑了一下说:“高玄要在下半区决赛才会和我碰面。他要和刘魄、秦翦去碰。这两家可不好惹。”

宋牧阳又问:“就说你在下半区决赛遇到高玄,你要怎么做?”

宋云熙很为难,她并不缺少决断,只是不忍心对付高玄。宋牧阳如此逼问,让她承受了很大压力。

毕竟,家里是为了帮她夺取总冠军的荣誉。

她犹豫了下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宋云熙反问宋牧阳:“大哥想怎么做?”

宋牧阳叹气:“最简单办法就是直接灭了高玄,让他知道黄金血脉世家不可轻辱。

“不过,我不想这么做。”

宋牧阳真的很欣赏高玄,总冠军虽说是巨大荣誉,可用这种手段去争取,他也有点不情愿。

关键是他觉得不太值得,没有必要做的太绝。

问题是家里并不这么想。这让宋牧阳有些为难。

他想了下说:“到时候再说吧……”

与此同时,刘魄也正在和家族长老刘仲谈高玄。

“长老,高玄怎么办?”

刘魄也是满脸为难,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是高玄的对手。上了赛场,他没有任何侥幸。

他还和高玄排在一个小组,第一场就是长安大学对金牛大学。

因为金牛大学排名最低,是替补进入总决赛。所以被排在最后一名。

现在看来,小组抽签就摆明了是个大坑。

刘仲摇头:“今年你没机会了。认命吧。”

刘魄眼珠一转说:“长老,你出手把高玄打伤,我不就能赢了。”

“我做这个恶人,你也过不了秦翦那一关。何必呢。”

刘仲不怕做恶人,只是这么做不值得。他说:“宋家还指着高玄替他们扫除障碍,不会让别人动高玄的。”

刘魄摇头说:“那可不好说,我看今天高玄就和宋牧阳谈崩了。”

他满脸好奇的说:“这小子胆子好大,宋家他都不在乎。是真不怕死,还是有什么底气?”

“据说是海格力斯女婿。”

刘仲也摇头,他对这个消息并不太确定。因为海格力斯修为就不够,在中央星域几乎没有影响力。要不是黄金血脉后裔,根本没人在乎海格力斯。

“海格力斯那个废物,能有什么用。”

刘魄不屑的骂了一句,“简直把黄金后裔的脸都丢光了。”

他转又苦着脸对刘仲说:“长老,我不想输的那么惨,那也太没面子了,您帮帮我吧……”

“这样吧。”

刘仲想了下说:“这次总决赛水好混,我们不要乱动。这样吧,我会一门嫁衣神功,能把部分力量转移给你。但只能用一次。你运气好,也许还能赢了高玄……”

刘魄大喜:“太好了。长老放心,论颜值我比不了那小子,剑法武功我比他差不了多少。”

他信心满满的说:“有您的嫁衣神功,我必胜!”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