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信仰这东西,是人类精神的高度寄托。

可若真的在天有灵,也许,一颗足够虔诚的心,真的能让他们听见呢?

霍明烨啊,若能听见,就护佑一下自己儿子吧。

南南想起和奶奶一起去观音庙那次。

平安符啊……

“好。”

与此同时,不知在卧室里倒腾什么的霍老夫人走了出来,正在通电话,一走出来就将手机递给南南,“这是沈奶奶的电话,说还欠她一样东西?”

被这么一提醒,南南才陡然想起答应过老人家帮她画一张素描画的事情。

自上次,从得知霍景席在塔木市出了事后一直拖到现在。

她万般抱歉接过电话,一个劲对着电话道歉。

沈奶奶笑开,“道歉就不用啦,这阵子就过来多帮我画两张吧。”

粉红色裙装清纯美女甜美写真

“好!”

霍老夫人怕南南一个人待着容易胡思乱想,当下就让人送南南过去与老人家见面。

南南哭笑不得上了车,然而司机刚准备开车,又被霍老夫人拦住。

几分钟后,南南目瞪口呆看着她那还没来得及放进卧室就再次被抬出来的行李箱。

“这段时间,就去沈奶奶那里放松一下吧,慢慢画,不着急!”

只怕她待在这熟悉的霍宅,最易睹物思人。

南南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霍老夫人塞进车里,司机一踩油门当即扬长而去。

霍老夫人微微吐出口气。

霍老爷子冲她摇了摇头,似是不赞同她的做法,但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

老夫人瞪了他一眼,“臭老头,摇头是几个意思?”

……

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南南的思绪逐渐放空。

满脑子都是和霍景席有关的事情。

他的脸、他的手、他的亲吻,以及热烈的滚烫。

一一慰过她的心脏。

从稻香城回荼城的飞机共三个小时。

加上一路回霍宅的奔波,没抗住睡意的南南在车上睡了过去。

于是一觉睡到了沈奶奶家门口。

巧的也是。

车子刚停,她就醒了。

怔了一瞬看向窗外,迷迷糊糊问了句,“到了?”

司机还没回答,南南率先看见不远处的老人家。

一个激灵立即跳下车,微微笑开,“沈奶奶!”

老人家上前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满脸慈爱,粗粝的手抚过南南的脸,有些扎,但是很暖,“我可怜的孩子。”

“来,快进来!”

管家拎过南南的行李箱。

沈奶奶牵着南南上楼,一路上不停说着话。

诸如‘累不累’‘饿不饿’‘渴不渴’‘要不让人去煮点东西’,被南南以刚吃完饭就过来为由拦下后老人家又让人干净去切点水果端上来。

南南这回没拦住。

沈奶奶热情的将南南拥进房里,房间很干净,以白色和棕色的基调为主的中国风风格。

干净利落。

南南的行李箱被放在书柜旁边。

沈奶奶热情的带着南南参观卧室,末了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还喜欢吗?’,惹得南南鼻子一酸,“很喜欢,谢谢您。”

老人家呼出口气,“喜欢就好,那我们快下来吃水果!”

二话不说的又将南南拖下楼。

南南没忘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是给老人家画素描像,但她实在太久没画了。

她需要一点时间先练练手找回点以前的感觉,才能帮她画像,老人家摆手无所谓笑笑,“我不着急,慢慢来。”

而这个一不着急,就导致南南被老人家拉着聊了一个下午的天。

晚上吃完饭还被老人家拉去饭后散步。

“饭后走一走,烦恼都没有!”

这是沈奶奶的原话。

南南被逗笑,只得和老人家一起出去散步。

说是出去散步,也只是在偌大的园子里走了一圈又一圈罢了。

直到晚上九点,才被老人家放回房间。

南南躺在床上那一刻,长长舒出口气。

她明白沈奶奶的用意,但太过热情,委实有些吃不消。

休息了会,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洗澡。

洗去了一身的疲惫,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想着要练手的事情,她打开行李箱,从中掏出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将画笔取出来。

看着画笔上‘南景’二字,整张脸都柔和了。

然而就在她万分专注画笔的时候,视线里猛然蹿进一团黑影,搭在她手上狠狠抓了一下,带着一声略噙敌意的‘喵’。

南南被吓了一跳,吃痛的同时条件反射一甩,黑猫从她手上跳下去的同时画笔‘啪嗒’也被她甩飞在地。

“我的画笔!”

顾不得手上火辣辣的疼,南南连忙蹲下身想将画笔捡起来,可画笔先她一步,滚进了书柜下方。

南南趴在地上看着书柜下方的画笔,画笔滚进最里面了,她想伸手去捡,但底下的缝太小了,她的手伸不进去。

拿画笔心切的南南有些慌了神,不管不顾的去搬书柜,起初并没有搬动,太重了。

她又试着推了下,还是没能推开。

于是整个人靠在墙上,使出吃奶的力气一脚蹬墙一脚蹬书柜,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她整张小脸开始涨得发红的时候,书柜动了。

这一松动过后,很快便被南南推出一个十五度角。

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地上的画笔,南南心头大喜,连忙将画笔捡起来。

左右细看,确定画笔没有分毫损坏,彻彻底底吐出口气。

收好画笔的南南四周一看,想看看刚刚抓她的那只猫哪去了,然而四周哪还有什么猫影。

没有多想,南南将画笔放在床上,转身用力将书柜原位推回去。

可她并没有注意到,在书柜最上面那一阁,有个纸箱子正因她的推动而处在边缘,摇摇欲坠。

在她最后一下用力将书柜推到抵墙时,箱子不负众望——掉了下来,准确无误砸在她头上。

南南怔住,下意识抬手摸上头顶,除了有点疼外,还有点懵。

箱子摔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砰’。

这是,玻璃摔碎的声音。

南南怔住,连忙蹲下身,因箱子是倒扣的,所以东西没有掉出来,她小心翼翼抓着盒盖将箱子翻正过来。

轻轻打开盖子,就见满箱子纸折的玫瑰花和透明的玻璃碎片。

这是……“在做什么?”突兀响起的暴呵吓得南南浑身一震。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