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霍苏白满意的点头:“嗯,记在心里就好,要是记不住的话,也知道小舅妈这臭脾气,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不,这会儿就拿着菜刀了,下次,还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小舅舅也是一心疼,可奈何小舅舅是个妻管严,茗茗,听话,知道吗?”

茗茗,听话。

这句听话,真的是威胁意味十足了。

霍苏白起了身,幽深的黑眸,如同深不见底的寒潭。

乔茗歪躺在沙发上,微微仰首,看着眼前居高临下的男人,浑身都发寒。

霍苏白一身黑,今天她爸爸的葬礼,他连里头的衬衣都是黑色的,显得他整个人特别的严肃冷酷。

他一手伸进裤袋里,身上的气质,冷漠疏离,强大的气场,压迫的人呼吸都有种窒息感。

瞥了眼乔茗的肚子,然后慢悠悠地道:“茗茗,有句话,我还是想要嘱咐的,已经是个做妈妈的人了,要长做善事。”

乔茗想掉眼泪,害怕,也紧张,却表现的委屈:“小舅舅,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们今天要这么对我。”

这么一句话,微凉就火了,“乔茗,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怎么,觉得我们今天来是欺负的吗?不要这么不要脸好不好,做错了事情,倒是有胆承认,做那么多坏事,就不怕报应在的孩子,或者珍惜的人身上吗?”

乔茗脸色发白,尖叫一声:“傅微凉,怎么说出这么恶毒话来?”

微凉也大叫一声,声音比乔茗还大:“我说话恶毒,那做的事情,不更恶毒?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报应在的身上,也不报应在珍惜的人身上,那好人都不偿命,那大家都不要当好人,我一刀砍了,好不好?”

高山客栈红装素颜美女唯美写真

微凉被乔茗的不要脸真的气到了,眼眶很热,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们不会诅咒一个无辜的生命,母亲信佛,每日问焚香祈福,希望与孩子,平安、快乐……母亲祈得福,能抵得过做的孽吗?孩子何其无辜,没有人会诅咒一个无辜的孩子,只是不希望一错再错,错过就去承担错事的后果。

乔茗红了眼睛,“我没错。”

霍苏白面色特别冷,他虽不信佛,却也知道有句话叫,种什么样的因总会结出什么样的过来……

而乔茗,已经彻底没有救了。

“好,没有错,我刚刚嘱咐的,最好乖乖听话,说话掂量着点。”

这亏,吃了就吃了,如果咽不下去,他不介意给她个更大的亏。

“不要跟她浪费唇舌了,我们走。”挽着微凉转身,能说的都说了,不去悔改,就不要再怪别人不给她留活路了……

门外的敲门声愈烈,霍苏白的卡门。

薄樱的脸色惨白,她几乎是担心女儿,在外面声嘶力竭的喊,终于开门了,她愣了下,紧接着,上去就给霍苏白一巴掌,恶狠狠地说:“疯了,已经疯了是不是?那是我女儿,如果没有我,霍苏白,会因为当年因为当年强暴幼女去坐牢的,牢底坐穿了,还在这里嚣张什么?”

薄樱从来都没喊他霍苏白这个名字,在她的眼里,他的小弟弟就是薄暮,如果喊霍苏白,怕阿暮心里不舒服,不把她当一家人。

霍苏白想起几年前,薄樱说过这事儿来,想来,到底不是亲的,也的确,今天这件事情,他做的有失分寸,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姐姐的女儿。

他不能两全。

而且,很早之前就提醒过大姐管教下乔茗,只是大姐并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霍苏白不觉抿了抿唇,蹙着眉头,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觉得薄家这人真的是很有意思,向来都是不分是非的,只求利益是否切割到自己,就连一向明哲保身的薄樱也不例外。

微凉懵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看着霍苏白这个样子,怎么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很久之前,他给她讲过的那个故事,那个小时候薄家老太太分香蕉的事情,特别特别的心疼他……

他明明那么高大,又无所不能的男人,可她看在眼里,怎么就是满满的脆弱呢。

薄樱用力推开霍苏白,进屋,搂着乔茗:“茗茗,别怕,别怕……妈妈来了。”

看着乔茗的脸红肿无比,嘴角还有血,薄樱简直都要心疼死了。

她自己是向来都好脾气、不争不抢的,唯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女儿,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打成这样,薄樱觉得自己的心碎了,手指颤巍巍的指着霍苏白,“就是个白眼狼,早知今日,那一年,就会送去坐牢!”

霍苏白只是看了微凉一眼,把钥匙递给她:“上车等我。”

微凉摇头,如果不是她,不是为了给她出头,他不会跟大姐撕破脸,闹得这么难堪,这一刻,微凉的心情很复杂,很想哭,就像是在进来之前,他不放心她,执意要跟进来是一样的,这一刻,她是不能走的,她要待在他的身边的……

无论两个人中间掺杂了些什么,自己是爱霍苏白的,这一点她承认,这样伤人心的话,不要说霍苏白了,就连她这个外人听来都那么刺耳跟难受。

“人是我打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微凉忍不住呛薄樱。

薄樱恨恨的看着傅微凉,“自从嫁给了阿暮,阿暮也变了,就是祸水!”

“我祸水?”微凉很想骂回去,可还是顾及大家的脸面,斟酌了下:“就不问问,乔茗为什么被打成猪头?她是咎由自取……”

“这个小姑娘,心眼怎么就这么坏,咎由自取?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哼……”

“大姐!”霍苏白的脸色变了,冰冷无温,里头尽是危险。

“怎么,现在翅膀硬了,也不把大姐放在眼里了。”

微凉眼眶很红,很想骂回去,就是她才能教出乔茗这样的女儿啦。

薄樱看着温温婉婉的,原来都是装的,骨子里也很没底线,她怎么就有娘生,没娘养?

她很想打人,可是做不到那么没教养的跟一个长辈动手。

“霍苏白,我们走吧,幸亏从小没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

Post Author: admin